您当前的位置 :企业频道 > 企业家 正文

携康长荣董事长顾欣:阴差阳错做医疗

http://enterprise.dbw.cn/      2016-05-05 15:42:36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3g.dbw.cn

  顾欣,清华大学核物理高材生,在医院大院长大,从小的梦想是成为理论物理学家,毕业后入职核工业部,辗转十几年,如今在做国际化医疗服务。

  而又到今天,他要做早癌筛查与癌症的质子重离子治疗。其中一个早癌筛查中心已经落地上海。接下来,很快的时间内,早癌筛查中心也将落地北京。据了解,目前已经和几家大三甲医院紧密接触中。

  另据了解,携康长荣正在准备融资事项,以推动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走进医疗领域——阴差阳错

  清华大学毕业后,顾欣去了核工业部,后来辞职去做医疗。“其实这就是故事。”谈到转型走入医疗领域,顾欣说,“有些时候一个人的事儿,很多时候是阴差阳错。不是说你有什么样的规划。”

  其实顾欣从小的梦想是当理论物理当科学家,他的偶像就是爱因斯坦。“我一直有这种梦想,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上学、工作,有时候不是以你的意志为转移。”几件事的合力最终让他走入了医疗领域。

  顾欣说他是在“医院大院”里长大,周围都是医生,叔叔阿姨都是医生、都是医学教授,他的家庭里也有医疗圈中人。“你知道医生怎么回事儿?你知道他们的工作、他们的学习、他们的发展、他们的想法。”从小对医护人员的熟悉,为顾欣日后转而切入这个领域铺垫了一种亲近感。

  在清华校园里读书时,顾欣主修的专业是核物理,这个专业本身也与医疗密切关联。在核工业部工作时,顾欣曾在单位里管理过医疗设备的生产、销售。在这段工作期间,他和医院、医疗机构打交道。“确确实实我们觉得医疗还有很多事儿能做。”顾欣有很多朋友都是在医疗领域里。

  顾欣是真正经历了整个改革开放这一个时代的人。

  1978年改革开放时,他上中学;1981年,恢复高考后5年,他上了大学。今年,正好是他大学毕业30周年。他很兴奋地说,今年学校说他们这个年级要庆祝30周年搞一个大活动。

  清华大学的核物理是中国高等学府里顶尖的学科。顾欣大学时期所在的工程系是清华很值得骄傲的一个系,很多任的校长都出自这个系。

  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的各个行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历了模仿、追赶、学习、为我所用推陈出新的历程,尤其是工业部门。

  然而,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各行各业却透出一种跃跃欲试的气息,变革“犹抱琵琶半遮面”,至于未来的新气象,只是心中的蓝图。

  “咱们不要比‘瓤’,比‘皮’就比人家差一个时代,感觉我们还是古董级的。”顾欣不禁回忆他所见闻的改革开放前夕,“人家(国外)仪器的面板、按纽、显示屏都非常漂亮,我们那时候还和手工作坊敲出来的玩意儿差不多,那时候我们的汽车厂商,跟国外的先进汽车生产商相比有很大的差别。”

  30多年后,中国的各个产业经历了脱胎换骨式的洗礼,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有些领域经历了学习、追赶的过程,甚至实现了国际上的超越。

  衣食住行都发展了,生活的基本需求极大地提升改善,但教育和医疗确实有比较大的差距。

  “中国的医疗确实发展缓慢,甚至有倒退的倾向。为什么说有倒退的倾向?我记得小时候,医生在社会中受尊重,社会地位,就是在人们心目中,公众心目中的形象是非常高尚的。医疗的秩序也是非常好的,没有医闹。患者去看病,医疗环境也没有现在那么糟糕。”顾欣习惯于不自觉的拿今天的医疗环境与他小时候的医疗环境作比较,“经过30年的发展,医院的收入大踏步地前进,收入非常高,一个医院的收入可以达到几十亿,再过两年可以到百亿,很多医生的收入也增长了很多,但是医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却降低了。我们患者去医院看病,也没有多少便利,并没有什么提高,这是这个行业很令人失望的一点。”“如果现在看医疗领域,我们跟国外发达国家的水平,这中间有近二三十年的差距。”顾欣,就是看准了这段差距中存在巨大的成长空间,“一个公司要进入有成长性的行业,有广泛需求的行业,才有意义。”

  因此,他一脚踏入医疗领域,开始了医疗创业的征途。

  

  

 

 

 

顾欣 携康长荣董事长

 

  细分中的细分领域——再次选择

  “为什么选择早期癌症的领域?”

  “空白类。”

  早癌筛查是携康长荣2012年7月份启动探索的新领域。事实上,在携康长荣这块牌子下,有着他和另一位合伙人的一段算是失败的创业经历。在2012年7月份之前,携康长荣的主营业务是做VIP诊室。

  2009年,携康长荣成立。当时的携康长荣在公立医院里面建VIP诊室,最早是和儿科医疗机构合作,相当于给儿童患者提供一个比较好的医疗条件。因为小孩需要医疗保健,携康长荣主要对儿童客户提供全面的儿童保健。

  发展到2012年,因原投资人资金不足项目规划时的10%,公司搁浅。时任总经理的顾欣筹措数十万接手买下了公司,此时公司虽然没有外债,但有拖欠的员工工资和社保账务。“虽然我完全可以另起炉灶,但毕竟那些销售人员都是我招来的,他们以及家人指着那每月几千块过活。”顾欣说,遗留问题处理清楚了你才能翻篇儿,才能面对这些人。

  他说他的第一次创业就这样失败了。

  顾欣是北京人,颇有北京爷们的那种义气。在借钱扫尾、安慰员工们不会失业的气概中,他想重新出发。

  也出于对以往的祭奠,以及虽然挫折但终究会站起来的考虑,沿用了携康长荣这一名字。

  把公司买过来后,顾欣再注资,注入了革新的内容,涉足国际医疗项目,主要是为国内有需求的健康人群提供赴海外早癌筛查和肿瘤治疗。

  在顾欣看来,他选择的是一个很细分很窄的市场,他做的也是细分中的细分领域。

  “我们国际医疗做的面很窄,主要是专注于肿瘤治疗,或者是肿瘤治疗里的质子重离子治疗。”顾欣说,因为足够细分所以足够精通,携康长荣对国外的治疗机构、治疗专家有很深的了解,知道每个医生、每个治疗机构有什么特长,有什么短板,也知道哪类的患者需要什么样的治疗,适合不适合做治疗。

  顾欣认为,按照这样的思路去走,凭借他专业的技能与优势,能突出形成携康长荣的品牌优势,之后,才会考虑建设医疗机构。目前,携康长荣仍在探索的第一步:做国际医疗。

  至今,携康长荣在国际医疗领域的探索有了近4年的积淀。

  “我们后面的发展还是不错的,只亏损了两年。”顾欣对他主导下的携康长荣的业绩很满意,从2012年7月份到2014年7月份,业务达到收支平衡,慢慢收入可以抵偿过去的债务,并且获得盈利。2015年,携康长荣国际医疗业获得了超过一千万的盈利,2016年的目标是两千万的盈利。

  在肿瘤治疗领域摸索一段时间后,缘于对质子重离子治疗地谙熟,顾欣自然而然地开启了新的事业部——质子重离子事业部。

  中国在质子重离子治疗领域起步比较晚。30年前国外开始探索质子重离子在肿瘤治疗中地应用,邻国日本起步较早,30年前起步,目前已有超过20年的重离子临床治疗经验,美国也有超过20多年质子临床治疗经验。顾欣认为,2015年应该算是中国质子重离子治疗的元年,今年才是第二个年头。2015年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开业,山东万杰质子医院复业。元年的另一个表征是市场投资的火热,2015年差不多有40家投资机构或者医院向国家卫计委申请建设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

  携康长荣旗下的质子重离子事业部,于今年1月份签署了武威荣华重离子医院技术服务合作协议,今年,携康长荣还会托管德国、美国的质子中心,国内还有一家机构的托管合作正在洽谈。

  另据了解,因公司发展的需要,携康长荣正在准备融资事项。

 

  中国的早癌筛查——合作 引进

  顾欣说,在做国际医疗,把中国的患者送到海外就医的四年时间里,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很少能从中国的患者群里看到早期的肿瘤。

  “在我们接触的那么多癌症患者中,很少是早期癌症,多数是中晚期癌症。中晚期的患者,首先治疗复杂性增加了很多,不是任意哪个医院、哪个医生就能给治疗;第二,治疗费用会很高,愈后的生活质量和预期的生存期都很差。”顾欣说。

  “很多海外的医院不愿意接收晚期的外国患者,主要收中早期的患者,像3A以前的患者他们收,3B期的患者都不收。”顾欣说,“那个时候,很多患者找我们,但并不能安排出去,随着现在技术的发展,和多学科专家的配合,他们会收到四期的患者。”

  几年国际医疗的经历,顾欣开始思考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与解决之道。

  “为什么国内的早期发现早期肿瘤的情况那么少?真正通过自主的感觉发现‘肿瘤’,再去医院查,一般都是中晚期,因为多数早期肿瘤患者根本没有感觉。”顾欣自问自答,“你早期肿瘤怎么发现?必须做体检才能发现。我们国内有这么多的体检机构,发现早期癌症患者,不是完全没有,相对比较少。”

  早期肿瘤的发现,需要通过体检发现,而且需要很好的检诊技术和很好的质控标准才能做到。早期肿瘤的发现并不像我们体检套餐里开列的肿瘤标志物检测就能发现的。

  在顾欣看来,现在体检套餐里的癌症检查与早癌筛查是两个概念。“我们为什么说是两个概念,这里的核心的字是‘早’字,现在做常规体检发现肿瘤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多数是中晚期,三期到四期。”顾欣说,“这个时候查出来对患者来说意义不大。患者的预期生存期并不会延长很多。”

  很多统计研究分析表明,肿瘤在不同阶段,患者的治愈率是不一样的。在一期发现肿瘤,通常情况下治愈率(5年生存率)能达到90%,乳腺癌能够达到98%;二期发现乳腺癌,治愈率也可以达到90%。当然像肺癌,一期发现,治愈率也没有很高,当然比三期、四期发现的治愈率高很多。当一个人如果得了肿瘤,在一期或者二期发现,这个患者被治愈的概率非常高。但是如果三期、四期发现,五年生存的概率大幅度下降。

  美国一年新发癌症患者150万,中国新发癌症患者一年400万,美国人口近3亿,中国人口13亿,这组数据说明,中国人癌症发病率比美国低很多;另一组数据是,美国有1500万癌症人口,中国只有不到800万癌症人口,这说明,美国的癌症治愈率高于中国。

  “我们做过各种治疗结果的比较,发现我们在治疗上比美国差不了多少。同样的病在同样的阶段讲治疗的结果,我们中国和美国差距有,但是不大,百分比是个位数。”顾欣分析道,“中国和美国整体的癌症患者五年生存率,美国68%,我们可能勉强到30%,我们平均的癌症人口存活率就两年多,人家(美国)平均是十年。就是这样一个很大的差距。”

  原因就在于中国发现的时候,患者已经是癌症中晚期,而国外的患者,大多是早发现早治疗。国外患者癌症的早期发现,大量是通过体检发现的。“为什么我们通过体检发现不了早期肿瘤,人家通过体检能够发现,这就是问题。”顾欣说,其实普通的体检,如果够仔细,项目够全,也是可以发现早期肿瘤的。早癌筛查技术并没有多么神秘,并不需要专门的设备、专门的试剂去检测。

  早癌筛查,其实全世界的早癌筛查标准几乎大同小异,是针对高发、高危病种做筛查。首先是针对“高发高危”,什么是高发的?对于女性来说,乳腺癌是第一,肺癌第二,之后是胃癌、结直肠癌、宫颈癌。对男性来说,就是肺癌。另外,不同国家高发肿瘤的排序也不一样。中国男性就是肺癌、前列腺癌、胃癌、结直肠癌等等,肝癌是中国的一个“特色”,中国肝癌的发病率高,因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多。这些人他很容易被转成肿瘤。所以,中国基本上比较高发高危的癌症是肺癌,消化系统的肿瘤,比如食管癌、胃癌、结肠癌、直肠癌,肝癌等。

  顾欣说,携康长荣现在做的早癌筛查项目,主要就是上述肿瘤。

  尽管,早癌筛查在设备上没有特别的要求,但是做好早癌筛查也并不是那么简单。在早癌筛查里,比较难做的是恶性肿瘤的筛查,如肺癌、胃癌、结直肠癌等。

  “肺癌的检诊非常重要,但是肺癌检诊是比较困难的事情。肺癌检诊用什么手段?”顾欣喜欢自问自答,“现在国际上普遍认可的是用什么?是用CT,只不过它的剂量比较低一些。低剂量的CT影像看的很清楚,但其实对于我们医生的要求更高。这个影像的读取需要很有经验的医生。如果肿瘤到三期了,长的跟小土豆一样,那你还要技术吗?不需要技术,一眼就看出来。医生说我隔五米就看见这儿长一个肿瘤。但是早期不一样,什么是早期?肺癌早期可能都是小颗粒,这个时候影像的辨认就有难度,我们获取的影像不是说出来一个豆,这是肿瘤,它上面有很多的物体,肺上面有很多斑点,你从这么一个背景,比较强的背景噪声出识别出来,能够看准了这是一个恶性肿瘤,是需要医生有严格的训练。”

  顾欣说,现在面临的最大的困难就是高水平检诊医生人才的匮乏,国际上的人才培养有一定成果,而国内尚待成长。

  携康长荣今年在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建立了早癌筛查中心,引入的主要是日本的人才。“为什么我们的早癌筛查中心是一个国际合作的项目,合作伙伴是日本最大的医疗集团德洲会,它不光是日本最大的医疗集团,还是日本非常强的医疗集团,他在很多领域是日本第一。他们有70家大医院,430多家医疗机构,这样一个医疗机构,由他们来培训我们的医生、检诊师、护士,他们还安排专家到我们这边做具体的检诊、指导,并且带着他们的质控体系过来。”

作者: 编辑: 佘雨桐 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