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企业频道 > 龙江企业 正文

哈尔滨双城周家轻纺大市场 挣扎在十字路口

http://enterprise.dbw.cn/      2015-08-31 11:44:14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3g.dbw.cn

  距哈尔滨主城区南30余公里处的周家轻工市场,是省内规模最大、知名度最高的轻纺批发基地。2015年的夏天,这里格外冷清。

  创建于1991年的周家市场位于双城区周家镇,曾一度以“龙江西柳”享誉省内外。高峰时,这里经营床上用品、服装、针织等十大类上万个轻纺品种,辐射东北及俄罗斯市场。批发市场官方称其年交易额超50亿元,对俄贸易达20亿元。

  但近十余年间,那些曾经的辉煌成为了传说:经营业户由300多缩至百余家,床上用品加工厂由20多家减至3家……随着业户们的撤离和客户流失,这里初步形成的产业生态根基彻底断裂。

  这个批发市场挣扎的苦痛,在今年整体不利的行业环境中正进一步加剧。

  周家轻纺批发市场,今年没迎来旺季

  周家批发市场外,很少有来往的货车。往日拉货倒短的三轮车,长长一串靠在墙边,闲着。在周家轻工市场8万余平方米营业场所里,采购商寥寥无几。商场内贯穿商户门面的走廊很空旷,一眼可望到尽头。

  “以前生意好的时候,采购商都是用集装箱往外拉货,一装好几个集装箱,今年太少了!”在批发市场工作了20多年的市场保安部经理张贺岩更念念不忘市场最红火的时光。

  那是1994到2005年左右,这里被视为东北三省床上用品集散地。300多家业户扎堆在批发市场,甚至有三成左右是来自江苏的北上业户。张贺岩记得,那时很多外地客商一下火车就奔向这里,人太多了,市场里总是人声鼎沸,磨肩接踵。他们保安巡逻得分好几组,“穿行非常困难,在市场走一圈得半天。”

  “和去年相比,今年销售量下降了30%到40%。”刘彩云是周家本地企业新欣贵夫人国际集团(家纺)有限公司老板,拥有周家市场里最大的铺面和周家镇规模最大的床上用品生产加工厂。

  在宏观经济环境下,今年全国轻纺市场大多陷入低迷状态,即使全国轻纺之都的南通绣品城也不例外。但周家批发市场似乎更加萧条。

   潮水退去,发现自己“没穿内裤”

  张国兴体会到的是,周家市场近年在国内大市场里一直面临着尴尬趋势,“来批货的买家减少了,全国轻纺批发市场间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形成这种趋势的原因有很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前些年没有互联网。”张国兴告诉记者,周家市场最初在1990年代小有名气时,东北地区很多买家都来这里采购,不少南方业户看生意好做,来这里开门店、设工厂,业户也越聚越多。但繁荣的市场图景里,其实一直存在一个短板——大部分业户的货源主要来自一级市场的江苏南通地区,这个份额要占到周家市场货源80%到90%。

  随着网络普及,信息越来越透明,很多采购商发现了南通叠石桥绣品城——这里在业内被誉为中国轻纺业的“心脏”,早已形成布匹印花、毛料加工、轻纺产品设计、成品生产的全产业链生态,货源更加具有成本和品种优势。在全国最大的专业批发网上商城阿里巴巴上输入关键词“叠石桥家纺”,一下子就弹出114家批发供应商。但在遭遇多重冲击的周家批发市场,业户们似乎对“互联网+”仍很陌生,几乎所有人至今仍坚守门店销售的交易方式。

  “周家市场上大多业户是本地农民,他们在意识上就相对滞后。”张国兴说。

  只有刘彩云告诉记者,她的品牌新欣贵夫人年初在天猫上开了店,“一单都没卖出去!具体我不太懂,你问操作的店员。”店员却说:“在网上有个店,但一直没开通。”

  不过针对网上销售,刘彩云也提出一个实际问题:“镇上的快递不行。打个电话,等半天都不一定能过来。”

   谁来拯救周家市场?

  周家批发市场里的商户一直在外流。

  10多年时间里,批发市场业户数量由300多家减至100多家。张国兴说,目前市场约40%的铺位是空着的。

  那些当初北上的南方业户早已回流。从业20年的刘彩云估算,业户中有四成其实迁到了哈尔滨服装城,也有几户迁到了南通绣品城。

  尤其是那些设有工厂业户的陆续离去,将初具产业链条的周家轻纺市场良性产业生态根基彻底打断,周家市场本就不多的成本与货源优势也被进一步消解。

  当年撑起周家市场“前店后厂”模式的20多家床上用品生产加工厂,眼下只剩下3家。曾经,这些初具规模的“后厂”及时根据客户的需求,迅速生产出成品及时对接市场,对周家市场的繁荣发挥了重要作用。

  曾经吉林省图们市经哈尔滨及另一条铁路线路在这里设有站点,能使省内外沿线的采购客商相对方便地进入周家镇。但近两年这两个火车站点却被相继取消。

  距周家批发市场一公里外的周家海洋纺织印花有限责任公司,去年下半年关闭了。它曾号称是龙江最大的布匹印花厂,在产业链上游只维持了短短8年,终因业务太少而难以为继。

  张国兴叹气说,“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当然希望政府能在政策、资金方面扶持一下。”

  但留给业户们或者这个批发市场中场歇息的时间似乎很有限。11月份是周家批发市场业户们一年一度交铺面租金的日期。刘彩云认为,“今年不少业户都不怎么挣钱,现在是硬挺着。收铺租时,可能一些人就不干了。”

作者: 编辑: 佘雨桐 来源: 哈尔滨日报